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

[EXO] twinkling starlight (2) by syadyniaR


For our Fearless B.
三次元韓團EXO同人。
一般現實全員向主伯賢/140622人歌事件衍生本《twinkling starlight》試閱。



他們說他是光的時候,他有一段時間天真地以為自己真的可以散發出光芒。
以為自己可以無所畏懼。

事情曝光以來第三天,說他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輿論時沒有壓力是騙人的。
邊伯賢喜歡在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候聽歌、做自己的事情,有時候會比對當天的心情哼哼唱唱;在後台等待上台的時候喜歡什麼也不做、光聽歌也可以維持住心理狀態,或是對著眼前的播放程式模擬起唱歌的動作,還總是相當投入地。
不管是開心的或傷心的歌,他都喜歡。因為他是歌手。
有一次和隊友們聚在一起吃飯的時候,鬧哄哄的眾人難得專心聽人說話了,也都對於他這個話題深表贊同。
雖然每個人都有比較喜歡的曲風,但是只要能夠唱歌就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了。
他想,自己在不同的時期總會有最符合當時心情的歌在腦海裡自動撥放。如果是Lay哥或是燦烈的話、說不定就能立刻寫出心中浮現的旋律、做出一首即興曲吧?而他在歌的旋律響起時,唯一想的就是將自己投入每一首歌裡、好讓每一次的演唱更接近完美。
而這一刻沒來由地浮現在自己耳邊的歌曲,是自己曾經獨唱給那個美麗女孩聽過的彼得潘。他上台前總會讓自己有一點點空檔的時間可以沉澱,今天他還特別多和俊勉要了五分鐘;深呼吸過,再默背一次流程以後、充滿著待會工作內容的腦內還是搭配著彼得潘這首背景音樂。
對了,昨天回房時暻秀一直在哼的就是他們這首歌,早上起來時也是,他還跟著唱了好幾次、給了暻秀一些建議,難怪旋律會在腦海裡揮之不去。
旋律那麼輕快,可是其實是有點悲傷的歌呢。他對著空氣唱著唱著,我永遠是你的彼得潘、停在那時間的、屬於你的……接下來的部分成了含糊在嘴裡的輕哼。他抿起了嘴、低下頭,無意識地撫按自己的手掌心;上好了妝、做好所有準備的自己,要是真的是個會發光的人就好了,要是可以和EXO、歌迷們,還有那個人一起登上永遠的Neverland就好了。
開拍的時刻接近,多留給了他一點私人空間的俊勉走來拍拍他的背,準備和主持人們會合、一起上台。
後來回想起這天時,邊伯賢才意識到金俊勉身為隊長的這雙手,幾乎是不曾間斷地為他加油打氣。

他聽見了。
就算有人問他那個瞬間在想什麼,他肯定也回答不出來。他退場的時候沒有回過頭、沒有停下腳步,直到走下他視為Neverland一樣的舞臺為止。
隨著參與節目的表演者們走進後臺,身體已經如自動駕駛般地轉向導播的方向去,他知道自己現在該最優先做什麼──應該要向製作這個節目、參加這個直播的所有人員道歉才行。儘管歌迷的憤怒並非他所能預期的狀況,追根究柢造成這種失誤的人還是他邊伯賢。
直到俊勉使勁握住他手臂、用力拉住他的時候,他才有些恍然地發現自己其實站在原地定格了好一陣子,同為主持的夥伴們本想湊上前來、也早被俊勉身段良好地婉拒;伯賢回過神,本來想立刻笑起來、說些什麼來緩和氣氛,轉過頭、看見俊勉的眼神時卻說不出話,只做了一半的表情凝固在當場。
「……啊,伯賢,你不太舒服是嗎?」
金俊勉突然這麼說,別人看起來滿是關心的神情,在最熟悉他的成員眼裡看起來還多帶有一點強勢──現在、不容許你拒絕我說的。
聽我的。
「大哥──」俊勉往另一頭呼喚、拉著他的手臂不放,伸長手抓來經紀人大哥才把他交了出去。
「伯賢不舒服。你先讓他上車休息吧。」
這下多少也已經引起了其他人的注目。沒等伯賢反應過來,俊勉已經又微笑了起來,湊到他耳邊時語氣卻無比認真:「沒事的,上車等我。」
他們對望,就那麼一下子。
「什麼都別做。」語畢還收緊手的力道捏了捏,伯賢面無表情的臉才終於有辦法讓嘴角受控制地彎一彎。
「知道了。」
於是邊伯賢也就真的如金俊勉所聲稱的一樣、不擺出最低限度微笑以外的任何表情了,臉色蒼白得讓經紀人差點以為俊勉說他不舒服是真的。匆匆回休息室把衣服換了,拎起包、戴上墨鏡,隨著經紀人的腳步回到車上的途中一言不發,一路上也沒再看到俊勉去了哪裡。經紀人說什麼,他就應聲好、是,到後來也已經不記得自己回應過什麼,也不記得經紀人是什麼時候下車去找俊勉的。
他滿腦子都只剩下一個念頭,那就是自己這下好像真的搞砸了。
那一句句朝他席捲而來的「叛徒」刺穿了他的核心。感覺自己受了傷,卻不願意想像傷了他的人是自己視為最重要存在的歌迷──那是他作為EXO成員Baekhyun的根基,怎麼可能想過會有這麼一天降臨。
總算等到金俊勉坐上車的時候,明明獨攬了善後問題、看起來卻一點也不累,語氣開朗地跟他說大家都很能體諒的、別擔心了,但還是希望他直接回宿舍去待著,今天就哪裡也別去了。他戴著墨鏡,妝都還沒卸,只是悶悶說了聲知道了。我回宿舍等你。
還有對不起。
俊勉沒等他把簡短的最後一句說完就伸手攬住他的肩。
「伯賢吶,你一直都很好。」還讓他靠上肩膀,「真的、真的,是我們最喜歡的伯賢。」
「親愛的弟弟,你絕對沒有背叛我們。」
金俊勉輕輕拍著他垂下的肩膀和手臂。
邊伯賢沒有餘力做出閉上雙眼、微弱頷首以外的任何回應,他這一刻只覺得今天是俊勉哥在身邊真是太好了。

即便現在的他如此黯淡無光,沒有辦法照亮誰。



 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